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盗墓笔记续9 第三十四章 骗局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5:39

盗墓笔记续9 第三十四章 骗局

我翻了个白眼,道:“得了你,都动枪了,这次你就是装玄孙,也挽回不了了”胖子听的一脸郁闷张博士两人早就醒了,坐在不远处观察着我和胖子的动静,戌时,德国美女走过来,问道:“你们还是要回去吗?”

我知道是姓张的让她来探口风,于是笑了笑,道:“不回去,咱们继续走”德国美女顿时松了口气

我觉得有些奇怪,听到我要继续跟她搭伙,这德国美女的反应怎么好像是在庆幸?我们四人如今撕破脸皮,按理说,她也不该是这么反应?

我正觉得奇怪,胖子已经起身,踹了我屁股一脚,道:“行了,起来,‘拯救小哥’任务还在进行中,别挺尸”德国美女也不多话,我们四人收拾了一番,就埋头上路

一路上天气平静,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风沙,孔雀河道已经到了尽头,我们接下来辨别线路只能靠太阳和指南针,当天走了大约半日时,我们看到了第二个记号

那是一截伸缩钢管,被拉到长,半截都埋在黄沙里,剩下半截露在外面,顶端绑了白布,十分扎眼

我们将白布取取下来,上面有字:12点整开始向东行

张博士将白布收起来,道:“是老孙留下的,12点是两个小时前,他们往东走了,咱们跟上去”

我觉得不对劲,问道:“张博士,去雅布达的路线是往西,为什么现在要往东走?”

姓张的解释道:“严格意义上来讲,雅布达的具体位置我们都没有判定,现在咱们已经处于黑沙漠的腹地,已经是进入雅布达的搜索范围,老孙既然会改道向东,必然是发现了什么”

她说的有道理,我和胖子便没有异议,接着,我们随意吃了些食物,一路向东走,大约两个时辰后,又一道干涸的河床出现在眼前,这时,我们发现河床的中央聚集了一大批人

不错,是一大批人

一看到这群人,德国美女立刻欢呼一声跑了上去,我在烈日下眯着眼看去,大约是**个人,清一色是男人,其中还有四眼两人

我去看姓张的,发现她神色有些奇怪,说不上高兴,也不像是不高兴,好像早就在预料之中一样我一直怀疑,姓张的是故意和另一队人马走散,现在看来,果然有猫腻

胖子捅了捅我的胳膊,低声道:“完了,姓张的和部队会师了,这人多势众的,咱们岂不是送上门让人蹂躏吗?”现在就是说这些也没用了,好在我和胖子身上还一人挎了把枪,要真干起架来,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这帮人虽然多,但都是些文人,哪有我和胖子在斗里训练出的一身煞气

想到这儿,我定了定心神,让胖子警惕些,接着,跟着姓张的往河道中央走去

德国美女已经兴高采烈的跟四眼团聚了,嘴里叽里咕噜不知在说什么,我走的进了,也逐渐看清其它人

汇合的一共有七个人其中有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盘着白色毡帽的老人家,估计就是向导阿番达,剩下的六人,都是些人高马大的汉子,一脸的凶相,根本不像文人,反而像是黑社会

我越发觉得不对劲

这时,其中一个背对着我的白衣人突然转过了头,霎时间,我和胖子同时停下了脚步

胖子嘴里啧了一声,道:“冤家路窄”

我脑袋都有些发懵,因为那人不是别人,而是路人甲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得到赞生经的第二天,张博士一行人就出发前往疆,就算他要找姓张的破译赞生经的内容,那也应该是在我们后面,如今怎么会赶到我们前面去?

难道在还没有得到赞生经时,他就已经被安排在了姓张的队伍里?

路人甲显然也没料到,我看到我和胖子,带着墨镜的脸看了我们半晌,后缓缓起身,双手插着裤兜,面表情的走到我们跟前

“又是你”

所谓输人不输阵,我想起赞生经被夺的过程,就满肚子憋屈,当即也不客气,反唇相讥道:“呵,我也正想问这句话,走到哪里都有你的身影,真跟苍蝇一样”

路人甲露出的半截脸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半晌,才缓缓道:“看来,吴二白这一次的牺牲是白做了”我脸上的笑容不由僵住了,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双手揪住路人甲的衣领,怒喝道:“你对我二叔下手了?该死,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路人甲猛的抓住我的手腕,力道之大几乎痛的我眼睛都睁不开,接着,他将我的手猛的甩出去,冷冷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吴邪,你知道有人为你付出多少才让你从这件事情中脱身吗?但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牵扯进来,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我顿时呆立当场

什么意思?他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有人为你付出多少才让你从这件事情中脱身吗?”这句话什么意思?这个姓齐的知道什么?难道这背后,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他说二叔牺牲,二叔牺牲了什么?再我离开北京到疆的这段时间内,二叔出什么事了?

我顿时心慌意乱,整个大脑如同一团浆糊

路人甲说完,冷冷的看了我们一眼,环抱着双手笔直的从我身边走过去胖子见此,连忙道:“天真同志,别乱,我看是这姓齐的在骗你,吴二爷哪有那么容易出事”

我此刻都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胖子的话如同一根救命稻草,我连忙道:“什么意思?”

胖子分析道:“你想,姓齐的会走在我们前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拿到赞生经以后,她就立刻找到了姓张的,当时所有人都在北京,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他跟着姓张的,比我们早一步起程,咱们走得时候,你二叔还好好的,他又怎么知道你二叔出事了?”

我明白胖子的说法,但路人甲的话让我很不安,我担心的,是怕二叔为了我让我摆脱这件事情,跟‘它’做了什么可怕的交易

现在,我和胖子彻底没有优势了,这帮人,谁都不是好惹的,况且从这两拨人马的分配来看,德国美女这一队,显然是以张博士马首是瞻,另一队人马,似乎都是路人甲的人,表面上他们是一个队伍,实际上却泾渭分明

我在河床里坐了一会儿,心中逐渐镇定下来,也多亏这几年经历的事情太多,要是在以前,恐怕我怎么也缓不过这个消息

镇定下来后,我便跟胖子分析了眼前的局势

如今我身在沙漠,二叔那边的事情,就是操碎了心也是鞭长莫及,而眼前的局势,我和胖子势单力孤,这个队伍里又有路人甲,那还不是任打任杀?

“而且有一点,你想,路人甲为什么会到这儿来?赞生经里的内容他必定是找姓张的翻译过,翻译过后他还亲自前往雅布达,这说明,雅布达里,有他需要的东西这个东西,或许是实物,或许是一个信息,但一定跟‘它’想要的东西有关有可能是长生的秘密,也有可能是跟小哥有关,咱们来这里,不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胖子点点头,道:“不错,而且你这么一说,我还想到了一点”说着,他眼神示意了一下远处的张博士等人,随即道:“既然姓张的早看过分的赞生经,那么从一开始,这女人就在跟我们装糊涂,她早就知道我们的目的,但是她一直配合着咱们的谎话,是为什么?”

我心中一惊,再一想姓张的故意和路人甲走散,不由猜测,难道这姓张的是被胁迫的?她根本不想来这一趟?

但根据她一路上的表现,似乎也不是这样

她既然跟路人甲是一伙的,为什么又要故意分散队伍?

这时,姓张的那边已经开起了会议,似乎是在商量接下来的行程,我和胖子手里掌握的信息本来就少,于是我调整了心态,凑过去听

姓张的看了我一眼,接着在纸上继续画地图,对围成一圈的众人道:“根据齐先生提供的线索,咱们已经可以基本确定,雅布达的城市遗址,不出方圆两公里之内,那么接下来,我的意见是,大家兵分四路,在明天日落之前搜索到详细地点”

听姓张的这样一说,我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这女人又在分散队伍,不错,她在想办法摆脱路人甲的队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或许,我跟她可以合作

现在已经是下午的三点,时间上已经不适合展开搜索,当天,我们一行人在河床上露宿,晚上我一直没睡,小心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到了凌晨时分,众人都已经熟睡,借着微弱的星光,我看的一个黑影突然慢慢的走向我,我眯着眼,以为是路人甲,戌时,我发现是姓张的

看来这次我猜对了

她猫着身体走过来,我立刻睁开了眼,黑暗中,我俩四目相对,没说话,却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这时,姓张的打了个手势,指了指一旁的装备,我点点头,捅了捅旁边的胖子,他立刻睁开眼,精神百倍

我们三人轻手轻脚的拿了一包装备,接着就摸着黑往沙漠里走

黑暗中,我回身看了眼河床,里面的人都睡的很熟,包括警觉性极高的路人甲

我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路人甲的警惕性什么时候这么低了?在昆仑山的时候,我怀疑他睡觉都是睁着眼的,我还来不及多想,胖子见我蹭蹭,出了河床后,抓起我就跑

姓张的在前面带路,我三人在黑夜中背着装备狂奔,就跟后面有鬼追似的

n

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赤峰治疗癫痫病医院
来宾牛皮癣治疗方法
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赤峰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