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魔装第四章炼化

发布时间:2020-01-22 04:26:43

魔装 第四章炼化

朱儿和可儿的情绪宣泄得差不多了,总算把注意力转回到苏唐身上,而苏唐一直在装昏迷,本就有些百无聊赖,加上可儿的动作很温柔、体贴,使得他在不知不觉间堕入了梦乡。/p

在梦中,他看到了一幅幅诡异的画面。/p

由合金制成的坚固而厚重的大门被推开了,一条人影缓步走了进来。/p

门内与门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p

房间内,一个三十左右的壮年人端坐在长桌前,默默的享用着餐点,他的神态很恬淡,烛台上有十几根银白色的蜡烛,散发出摇曳不定的光芒,让这里的气氛充满温馨。/p

而在房间外,到处是支离破碎的尸体,鲜血在尸体间缓缓流淌着,显然他们死去没多久。/p

那壮年人无动于衷的继续品尝食物,刚刚走进来的不速之客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对方。/p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壮年人突然笑了,抓起餐巾擦了擦嘴,随后用一种很慵懒的姿势靠在椅背上:“知道么?进化出自我意识并不完全是好事,你可以象人类一样自我思考,可也继承了人类的一些缺陷,譬如,你滋生出了喜怒哀乐的情绪,再譬如,你拥有了好奇心。”/p

不速之客依然没有说话,一动不动的站着。/p

“你没有立即作出机械的杀戮动作,证明我的判断没有错,你愿意听我说这些废话,是因为你在享受胜利的喜悦,想知道我这个失败者会说些什么,是啊……你已经学会享受了……”那壮年人微笑道:“但,你低估了我们的决心。”/p

就在这时,一道道激射的电弧极其突兀的从地下钻了出来,沿着地板四处乱窜。/p

“电子信号全面失灵,你已不可能把自我意识以脉冲的方式传输回基地了,然后,周围几十公里范围内的一切,都会被撕裂成基本粒子,包括你,也包括我。”那壮年人眼中露出戏谑的神色。/p

不速之客的身体动了一下,眼中突然散射出红芒,就在这时,地板裂开了,一道白色的半圆形光幕从地下升了起来,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膨胀开,前一秒钟,光幕只是刚好把整个房间吞噬掉,而下一秒,光幕已冲上数千米高的高空,把一片片飘荡的云朵绞得粉碎。/p

膨胀开的光幕蕴含着无可比拟的毁灭性力量,要把整个世界撕开,大地在剧烈起伏着,周围几十公里范围内的空气如海浪一般疯狂激荡。/p

这个世界似乎再承受不住了,光幕却又突然开始向内核坍塌,眨眼间便凝缩成一道黝黑色的漩涡,当最后一道震荡的光线被吸入漩涡后,漩涡迅速溶解,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p

苏唐只觉眼前一花,发现自己来到一望无际的星空中,接着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p

“这灵炼法门,共八十一篇,可开八十一灵窍,待得功行圆满,就算诸天神魔,也要让汝几分。”/p

“老祖,灵炼之术可得长生否?”一道如洪钟般的声音响起,震得苏唐头晕目眩。/p

“灵窍不陨则身不灭,长生易尔,汝可愿学?”/p

“愿学愿学,多谢老祖栽培!”/p

苏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眼睛不由有些发直,那里有一棵巨大无比的古树,距离这么远,他又努力仰起头,居然看不到古树的顶冠,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树叶,随便摘下一片,都足以给苏唐当被子。/p

在古树前方,一个老者盘坐在虚空中,他的体型倒是和苏唐差不多。/p

如果把古树比成山岳,那老者就象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但奇怪的是,洪钟般的声音是古树发出来的,而且听口吻,对那老者极为恭敬。/p

就在这时,那老者的双手摆动,一道道奇异的金色符文凭空出现,接连轰击在古树巨大的枝干上,震得无数枝叶簌簌发抖。/p

过了片刻,古树突然发出大笑声:“灵炼法门忒也简单,不过百余息,吾已连开两个灵窍,老祖,不用多久,吾即可功行圆满了!”/p

“功行圆满?谈何容易……呵呵,日久自知。”那老者叹了口气,随后脸色变得肃然:“汝需谨记,灵炼之术夺天地之造化,侵万物之灵机,这大道……必不容你!魔有劫火,神亦有黄昏,灵窍开后,汝将有一场劫难,熬得过,脱胎成圣指日可待,熬不过,万事俱休!”/p

“老祖莫要唬人。”古树笑道:“此处一团混沌,不在三界,不干五行,天不收地不管,又哪来的劫难?”/p

那老者刚想说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掐指算了算,神色变得愣怔,良久露出苦笑,叹道:“天意啊,天意……”说完,那老者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向星河之中射去。/p

“老祖?”古树没想到那老者毫无征兆的走了,急忙放声高呼,可就在下一刻,一道耀眼的光幕从远方涌来,古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在光幕中破碎、化作飞灰。/p

画面再次出现变化,苏唐看到了自己,他的身体在空中飞跌,速度被放得很慢很慢,蓦然,光幕再次冲开时空障壁,涌入这个世界,但持续的时间很短,还不到千分之一秒,而光幕中蕴含的能量也已消耗殆尽,没能引发外界的效应变化,只是把数以万亿计的基本粒子送了进来。/p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涌动的基本粒子都在向苏唐的身体汇集,这种过程太过迅捷,不管是飞跌中的苏唐、面带狞笑的老者,焉或是正奋力挣扎的虎妞,还有被吓得目瞪口呆的钱彪,都没有任何察觉。/p

呼……苏唐猛地从床上坐起身,他的心脏跳得很快,因为他有一种错乱的感应。/p

苏唐能体会到那壮年人欣然赴死的决烈,能体会到那不速之客发自最深处的钢铁般的冰冷,也能体会到那棵古树濒临死亡的绝望与不甘。/p

而且,那些情愫非常非常强烈,如同亲身经历一般。/p

彷佛,他就是他们,他们也是他!/p

房间里静悄悄的,桌上燃着几根蜡烛,服侍他的可儿,趴在床沿发出低低的鼾声,可能是劳累的缘故,她睡得很沉,苏唐的起身并没有惊扰到她。/p

苏唐呆了片刻,伸手出慢慢从床内侧的被褥下取出白天趁乱藏匿的断剑,在看到断剑的瞬间,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冰冷的声音:“发现残缺的灵器,是否炼化?”/p

苏唐被吓了一跳,断剑差一点脱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说话的是一种人工智能,现在已经成了他的一部分。/p

苏唐不理解自己怎么知道这些,但他就是知道。/p

犹豫了一会,苏唐尝试着在自己的脑海中给出回答:“可以炼化。”/p

陡然,那种头痛欲裂的滋味又回来了,而且他还清晰的感受到,身体的气力飞速流失着,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断剑象受到锻烤一般,发出柔和的亮光。/p

苏唐的气力越来越衰弱,眼前冒出片片金星,呼吸声也变得粗重了,就像一条要渴死的鱼,嘴巴张得大大的,胸膛在剧烈起伏,最后,他到底坚持不下去了,慢慢软倒在床榻上。/p

一直到天蒙蒙亮,苏唐才恢复清醒,他第一个感觉是自己的脑海似乎变得无穷宽广。/p

断剑呢?‘赃物’不能让别人看到!苏唐想坐起来,刚刚动了动,又颓然软倒,他这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每一寸骨骼都又酸又麻,根本使不出力气来。/p

发生了什么事?苏唐眯起眼睛,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道奇异的符文,符文飞速掠动着,最后凝成一座恢弘的大阵,绝大多数符文都呈灰暗色,只有边缘的两道符文散发出光芒,其中一道符文的光芒很柔和,而另一道符文只有光圈,里面好像是空的。/p

当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前一道符文上时,脑中出现了一个信息。/p

残缺的灵魄。/p

苏唐似有所悟,他勉强伸出手,从被褥下把那面具拿了出来。/p

“发现残缺的灵器,是否炼化?”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p

“可以炼化。”苏唐下意识的做出回答,接着便反应过来,炼化灵器是需要体力的,第一次炼化,把他折腾的精疲力尽,哪里还能承受第二次?/p

然而,程序一旦启动便无法终止,苏唐只感到阵阵天旋地转,一口气没上来,双眼翻白,随后真的昏迷不醒了。/p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唐总算恢复了神智,睁开双眼,正看到可儿呆呆坐在床边,他被吓了一跳,在他的意识里,自己只是昏迷了一段时间,但可儿已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原本充满活力的大眼睛又红又肿,眼中满是悲戚与绝望,脸颊整整瘦了一圈,头发散乱,就像一个小乞婆。/p

看到苏唐睁开眼,可儿呆住了,良久,她用力揉了几下眼睛,死死闭上,又猛地睁开,认定不是自己的错觉,可儿陡然发出尖叫声,接着站起来踉踉跄跄向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叫着:“朱儿姐,少爷醒了!朱儿姐……”/p

很快,一条人影冲进房间,她的动作过于急切,以至于连门帘都被扯掉了,正是身材高挑的朱儿,和苏唐对视片刻,朱儿的嘴角慢慢下咧,倒退出房间,接着外面传来悲喜交加的哭声。/p

搞毛啊?!苏唐开口想喊,却什么也喊不出来,连嘴都张不开,他想转过头,脖颈异常僵硬,根本动不了,不过,他的眼角顺着扯开的门帘看到外面院子里摆放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好像是一口棺材。/p

涟水县人民医院
河曲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海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南京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河源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