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离世的已无力回天但我们终归要做点什么才能无愧于心

发布时间:2019-11-14 08:55:48

房思琪式屠杀我们应该拿什么来阻止呢?关于性侵害的新闻被曝光出来的越来越多了,明显大家知道碰到这种伤害时不会再保持沉默了,但是我们有办法彻底杜绝掉这类事件的发生么,从那几个方面去下手?下面的文章来帮你解读。

对于很多人,台湾美女作家林奕含的离世相信已经不再是新闻。人们讨论着她“别人家孩子”的过往,讨论着她曾经遭遇性侵的13岁,讨论她本可以辉煌的人生以及她离世前用分身试图分解压力的作品《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但是也许,这场悲剧应该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而不是一时的热议。

面对才华横溢的美女作家的离世,我们难过、遗憾却也无力回天,但是面对性侵这件事情本身,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还可能有那么一点点的作为。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女权主义者,甚至于极端的女权主义者,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其实我们本就生活在一个根深蒂固的男权社会。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欣赏貌美火辣的车模,却又有几个所谓的女权主义者真正思考过这个职业的本身就是利用女性的特质去愉悦男性的审美呢?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也许就应该从一点一滴的小事润物细无声的捍卫女性的权利,而不是摇旗呐喊,然后义无反顾得跳进男权社会的深渊。

OK,回到今天的话题。其实作为女生,相信不少人都有过某些因为性别所带来的困扰。绝大多数女生都有过被男性赤裸油腻的目光腻歪到的时候,甚至很大一部分人遇到过有露阴癖,那并不美观的躯体以及跟灵魂一样丑陋的生殖器成为过多少女生的噩梦?有时候我想,也许所谓的性骚扰大抵可以分为四个程度:

第一层:并没有实质性的身体接触,只是猥琐的目光、不怀好意的调笑、肮脏的躯体、丑陋的生殖器带来的噩梦;

第二层:有身体接触,虽然未碰触到人体性器官,但仍旧给人以很强的不适感,让人惶恐却不知所措;

第三层:所谓的猥亵,被猥亵者的私密部位被碰触、抚摸,但是并未进行实质的撕裂性伤害;

第四层:在另外一方非自愿的情况下,强行发生性行为。也就是性侵。

第一层和第二层甚至包括第三层的伤害因为举证困难,几乎没有受害者会选择发声。经过与身边女生的简单沟通。很多女生都不同程度的遭遇过她们认为羞耻、不愿为外人道起的性骚扰。

“那时的我处于发育阶段,有明显的第二性征:乳房隆起,月经等。住在低矮的平房里,在一天洗澡的时候,我发现窗帘下角隐隐翘起,就在我想要拉好窗帘的时候,赫然在窗外的黑暗中发现一双肮脏的眼睛。我快速拉好窗帘没有声张,但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洗澡。直到现在我为人妻、为人母,想到那天晚上的经历,却还是心有余悸!”

“事情发生在高考过后的旅行中,我在硬座车厢遇见一个自称老师的人,他拿出自己进京参加比赛的证书和奖牌做证明。使得我在最初的时候并未对其有明显的防范,但是入夜,我倚靠车窗小憩的时候,却明显感觉到他触碰我的脸,把手放在我腿的上半部分。我没有声张,只是默默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站着的旅人。后来,他甚至半强迫半引诱得要求我跟他一起在中途在小站下车,当然被我坚决的拒绝掉了!我在下车的时候,他跟出车厢,用自己身体的上半部将我死死卡在角落,我弯腰钻出空间,却又被他死死逼住。”

这是我身边两位有过类似经历女孩子的陈述,她们说旁人的窃窃私语、指指点点和看向妖魔鬼怪一般的目光让她们不敢大声说拒绝。大多数女生遇到这类状况多选择沉默、隐忍、妥协,而这些行为恰恰有可能纵容甚至直接导致第四个层伤害的发生和持续。就像林奕含笔下的房思琪,她隐忍、不发声,甚至逼迫自己爱上性侵自己的老师,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不是也纵容了李国华对她这个13岁的小姑娘长时间的性侵和精神折磨?

在性侵这个程度的伤害,愿意站出来的人其实也少之又少。关于国内女生遭遇性侵后选择举证维权的案例很少,而相关调查在我所能了查找了解的渠道上找寻结果也为零。而在性观念相对开放的美国,我们能获取的数据也并不乐观。有调查显示,“在美国,几乎每五个女大学生中就有一人遭遇强奸,但是报案率只有12%。”

究其原因,可以简单得归结为三点:

第一:性教育的缺失,使得类似遭遇的受害人产生对性的恐惧,对自身的怀疑,她们受世俗观念的影响,认为此类事件的发生,使得她们自己变得肮脏,她们不仅仅是受害人,也是犯错者。她们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到,不论是她们的信任和依赖本身并没有错;化妆、衣着性感本身也没有错。错的是那些思想猥琐并将猥琐思想付诸于实践的人。房思琪一书中有一个很可怕的现象,就是思琪强迫自己爱上性侵了自己的老师,因为她觉得如果她爱老师,那么也许她就没有在做错误的事情,而如果没有爱,她就是一个正在犯错的人。

第二:来自世俗观念的歪曲,一旦站出来,她们就要学会迎接不了解真相的人的恶意。她们要适应可能的指指点点、风言风语、揣测的目光…….而且不仅仅是他们本人,他们身边的人,他们的亲朋好友都有可能被拖进这种舆论的漩涡,如此这般,如果生活会被硬生生打乱、拼凑,变得兵荒马乱,为什么还要做这般看似“害人害己”的举动呢?

第三:来自小范围的,对施害者的保护和对受害者余震一般的伤害。她们害怕,害怕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混蛋而是一群混蛋。林奕含事件后,北影的“阿廖沙”站了出来,她坦言受林奕含离世的影响,愿意再次发声做千千万万个不敢声张的“房思琪”的发言人。关于过往的追忆中,她在遭遇性侵后,遭遇了更持久、大范围的伤害。来自班主任的刁难,教导主任的非议,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炒作”的指责,以及对她人格人品的质疑。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陈述“被强奸=活该=骚=勾引”!而在W大,即使多名女生站出来指证某男性教职工的性侵行为,其从未接受过调查,至今任教。如果站出来,除了对自己造成二次伤害并不能使施害人受到哪怕是舆论谴责这样的惩罚,那么,那些已然承受非人伤痛的孩子们为什么还要挣扎着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第四:她们恐惧来自亲人的鄙夷,房思琪试图与父母交流自己受到的伤害。试图向自己最亲近的人求助,可最终的收获是母亲“这么小,她真骚”的概括。很难想象,对于一个孩子,遭遇了最糟糕的事情,受到了最亲近的人的否定,她会怎么做?她能怎么做?你会不会也跟我一样,想要抱一抱那个优秀、胆小、无助的姑娘?

林奕含在作品中试图通过分解人物来实现自己压力的分解,可正如她所说,她并不会得到解脱,甚至最后在写作的状态中也会抱有恶意,这部作品给人的感觉从来就不应该是美的。诚然,性侵、性暴力哪怕真如房思琪般生出爱恋,也绝对不会是美丽的!人死不能复生,但是倘若她能接受正确的性教育,在必要的时候大声说“不”;倘若有一个人能真正倾听她内心真正的声音、倘若有人能够告诉她,她真的没有错,倘若有人愿意帮助她度过最为难的时光;倘若施害于人的人能够真正得到惩罚;倘若她最亲近的人能陪伴她、鼓励她,哪怕与世界作对都愿意相信她,跟她站在一边。哪怕只有一个倘若,今天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我们都看见了一个台湾美女作家的陨落,她用最决绝的方式逃离了这个对她而言格外残忍的世界。可是,我们是不是忽略了,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女生,他们一样遭遇了不堪,却被我们的世俗观念逼近世界的死角。她们忍受着折磨、痛苦,依旧在隐忍、妥协着。希望我们留给这群受到伤害的弱势群体的退路,不仅仅是死亡!

已然逝去的生命,我们都无能为力。可是,如果我们愿意,也许我们可以给更多遭受过伤害的弱势群体让出哪怕一点点活路。只要我们愿意,我们还能为她们稍稍做一点什么,也许,就从改变我们的守旧的意识和传统的观念开始!

贵阳有癫痫病专科医院么
贵阳重点癫痫医院
上海整形美容费用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张家口市宣化区妇幼卫生保健站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