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图书馆允许乞丐和拾荒者免费进门阅读引热议

发布时间:2019-10-09 23:39:17

  图书馆允许乞丐和拾荒者免费进门阅读引热议

  杭馆方称“进馆睡觉”的人越来越少

  “据说杭州图书馆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因此也有了乞丐和拾荒者进门阅览,图书馆对他们的唯一要求就是把手洗干净再阅读,有读者无法接受,于是找到褚树青馆长,说允许乞丐和拾荒者进图书馆是对其他读者的不尊重,褚回答: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但您有权利选择离开。”

  1月18日晚上,这一则最初被,瞬间被转发1万余次,无数友在微博上表示了对馆长褚树青的敬意,被感动的民把杭州图书馆称为“史上最温暖图书馆”。

  作为一座一夜之间红遍络的杭州图书馆的“当家人”,本人连微博账号也没有的褚树青却瞬间成为友“围观”的对象。昨日,在接受采访时他却慨叹,公共图书馆零门槛开放本来就是正常之事也已做多年,瞬间引发如此大的关注值得反思。

  文/本报邱瑞贤、武威 图/来自络

  馆长:

  “你有权利选择换个区域”

  此刻的杭州,正处于大雪纷飞之中,但是一众友却从杭州图书馆的这个小故事中得到了不少暖意。从前日开始,杭州图书馆办公室的就几乎没有消停过,对于自己的言论忽然红遍络,褚树青本人显然感到很不适应——不少友在转发这条微博时都特意提到“@褚树青”,但实际上,褚树青本人并没有开通微博账号。

  褚树青本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实微博上他的言论,是他早在两年前就说的话。“意思大概就是这样的,不过我原话是说‘你可以选择换个区域’,我们也没有权力要求有意见的读者离开。这个投诉的事情还是发生在我们在老馆的时候。”

  已经在图书馆工作了30年的褚树青同时透露,乞丐和拾荒者其实有着很强烈的文化需求。“过去在老馆我发现,他们最喜欢阅读《参考消息》,为了照顾他们的需要,我们专门多订了几份。”

  从褚树青内心来说,他对这场风波有着自己的思考,既对公共图书馆事业瞬间引发如此关注感到欣慰,但对舆论集中于自己个人身上又感到忧虑。

  而对于自己的言论引发友这么大的关注,褚树青坦言感到很意外,甚至感到了一定的心理压力。“其实国内很多图书馆都是这么做的,允许所有人来看书,这并不是很特殊的举措。现在引起这么大关注,我们也在反思,为什么大家对公共图书馆这么不了解。杭州图书馆开放的尺度是走在前面的,但不代表其他图书馆没有这么做。”

  在褚树青心目中,“零门槛”图书馆并不是心血来潮,他理想中的图书馆,需要的是公平、开放、现代、多元、无门槛、舒适。杭州图书馆一位员工告诉,褚树青曾经在《服务公约》的发布会上,引用前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着名诗人博尔赫斯的诗句“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把杭州地区公共图书馆打造成为读者的天堂,就是他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馆方:

  2008年起借书免押金

  “平时我们馆长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也不是经常上,这次因为一句话忽然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他确实感到不太适应。”昨日,杭州图书馆办公室主任刘丽东笑说,“这两天,我们办公室的日常工作也基本瘫痪,每天光是接都接不过来。”

  事实上,杭州图书馆和褚树青本人一样低调——查阅发现,早在2003年,杭州图书馆就在全国同行中率先推出免证阅览制度,任何人进杭州图书馆借阅书籍都不需要证件和费用。在一片叫好声中,也不乏各种猜疑、嘲讽、打击的声音。此后,杭州图书馆更进一步联合当时杭州地区1市5区的9个公共图书馆,推行公共图书馆借阅“一证通”。2003年年底,杭州读者只要持“一证通”卡就可以在当时全市9家公共图书馆轻松借阅图书。300多万册图书,全区域内通借通还。2006年6月1日,一份杭州地区公共图书馆联合发起的《杭州地区公共图书馆服务公约》正式发布了,从那天起,杭州地区的公共图书馆对来馆读者实行全免费的公益性服务。

  “不过,这些其实国内的图书馆很多都在做,要说‘杭州模式’真正全国走得比较前列的是借阅免押金。”刘丽东说,从2008年起,杭州开始对所有前来借阅书籍的市民实施免押金免服务费,外来务工人员只要所在工作单位出具证明也可享受这一待遇。

  在图书馆工作多年,对于有友指在图书馆看书只要洗手就可以看这一细节,刘丽东说,图书馆其实并没有硬性规定,但是大家都很自觉,“我在老馆见过一个拾荒者,背着一个蛇皮袋,里面是瓶瓶罐罐。他把蛇皮袋放在门口,反复洗手洗脸,然后进阅览室读书看报。”

  “不觉得零门槛增加了什么工作压力,其实我们开放的时间越长,就会发现不尊重这种权利的读者越少,人会被环境所改变。”刘丽东笑说。获悉,目前杭州图书馆的图书丢失率远低于西方国家及日本的平均水平——0.5%。

  “史上最温暖图书馆”:

  地处新城外来务工人员多

  杭州市图书馆分为老馆和新馆两部分,老馆位于市中心的浣纱路;新馆则位于杭州市钱江新城的市民中心,总投资4亿多元,面积共有43000多平方米,其中完全向公众开放的面积高达4万多平方米。刘丽东介绍说,老馆附近有杭州市一医院、浙江省中医院、龙翔服装城、延安路商业街,因此不时会有乞丐、流浪汉光顾;新馆因为位于新区,工地较多,则吸引了不少农民工读者,但也会有拾荒者进来。

  据了解,新馆的音乐分馆由于设施非常好,沙发柔软,冬暖夏凉,往往成为外来务工人员和拾荒者最喜欢去的“热点”,而此前不少读者投诉也是因为这些人员进入馆内睡觉。

  “正常的时间,还不会出现人满为患的情形,都是有空座位的。可能周六、日人会稍微多一点,曾经有读者坐到地毯上的情况,但很少。我们认为,既然是开放,那么每个人都有权利进来使用相关的设施,不应该去限制。除非有时候办活动时考虑到人流集中,我们会实行分期分批进场。目前我们并不觉得有限制的必要,相反考虑到新馆外来务工人员读者比较多,我们会在举办一些音乐讲座时尽量多照顾他们的需要,做好服务。”刘丽东说。

  杭州图书馆对读者实行“零门槛”阅览,那么广州本地的图书馆呢?昨日,本报采访了广州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据悉目前广州图书馆的公共阅览区域也是“零门槛”向所有读者开放。“偶尔也会有乞丐和流浪汉光顾,他们如果读书我们不会干涉,除非有向其他读者乞讨等干扰行为。”这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馆方接到其他读者投诉的情况并不多。

  友纷纷致敬

  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蔡奇微博:“谨向褚馆长表示致敬!他以自己的行动兑现了在杭州所有人都能有尊严地生活着这一承诺。”

  友“南国玫瑰”微博:“有一扇门为乞丐而开,才有资格叫‘天堂’……尊重众生平等,才是真的进入成熟社会。这位馆长值得尊敬;做得好,每个人都有读书的权利。太阳不会因为乞丐和拾荒者的身份而拒绝给予他们阳光。”

内燃机
5G
抒情散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