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女医生集体致癌事件调查官方报告遭医生质疑

发布时间:2019-08-14 18:03:22

事发后放在楼道里的C型臂X光机

武汉协和医院8名医生疑因辐射患甲状腺癌质疑上级检测结果陷僵局

2012年12月的一次例行体检中,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 武汉协和医院 )的妇产科主刀副教授董卫红被查出患上了甲状腺癌。此后医护人员接连被查出甲状腺癌,人数达8人之多。患者中绝大多数均在医院手术楼4层工作,他们怀疑自己患癌系5层骨科手术室的X射线所致。

此事2月20日在微博曝出后,立即引起轩然 。武汉协和医院21日否认 因工作环境致癌 ,湖北省卫生厅也在当天公布其调查结果,称检测到的辐射值属于正常范围。但患病医护人员并不接受这一结果。

到底是什么导致同一区域医护人员集体致癌?医院对手术中X射线设备是否做到了有效防护?目前仍无确切答案。而卫生系统内部启动的调查如何保证客观中立、患癌医生能否找到救济渠道,或许是此类纠纷再发生时需要考量的因素。

集体患癌的医护人员

8人全部为40岁以上女性,除了保健科的那位教授及根据手术要求在不同手术室工作的麻醉科教授外,其余6人全部在武汉协和医院手术大楼4层工作。

董卫红副教授在去年12月的例行体检中被查出甲状腺癌之后,同在妇产科手术室工作的赵虹和沙慧兰两位副教授也先后被查出甲状腺癌变,同时查出患癌的还有妇产科的两位护士、两腺外科的一位教授、麻醉科的一位教授以及保健科的一位教授。

8人全部为40岁以上女性,除了保健科的那位教授及根据手术要求在不同手术室工作的麻醉科教授外,其余6人全部在武汉协和医院手术大楼4层工作。

今年44岁的沙慧兰副教授在8人中最年轻,现在即便在开着暖风的房间中,她依然坚持戴着围巾见人,围巾下是咽喉位置的一条8厘米长的刀口。沙慧兰回忆,自己是在得知董卫红副教授患癌后,在去年12月29日专门做了甲状腺检查,同去的还有赵虹副教授,结果两人无一幸免。

我们三人都是妇产科手术室的主刀医师,全是副高职称,在医院的规定里,我们这个年龄段和职称,甲状腺癌变还没有被列入体检项目。 沙慧兰介绍,在经过B超医生确诊后,今年1月5日三人全部在协和医院的两腺外科做了甲状腺全切手术,随即她得知另外患癌的5人,也先后切除了甲状腺。

虽然手术后还没有其他反应,但甲状腺切除后就意味着必须要终身服药。 沙慧兰说,除了甲状腺素药物外,还必须服用钙片和维生素,自己在术后服药期间产生了甲亢反应,目前已停药,等待 月初进行 碘-1 1 放疗。

而8人中年龄最大的赵虹副教授情况要差很多。赵虹副教授的爱人李中华先生表示,赵虹副教授今年55岁,手术前已经发现癌细胞转移淋巴,目前身体状况并不乐观。

频繁使用的X光机

502和50 手术室在此次医护人员集中患癌事件前,一直有C型臂X光机长期放置。

对于集体致癌的病因,三位妇产科副教授均怀疑她们是受到楼上骨科手术室X光设备的辐射所致。在甲状腺癌的致病原因中,高碘或缺碘饮食、雌激素分泌增加和遗传因素均被她们先后排除。

作为医生来说,饮食方面大都是有所注意的,而我们都没有甲亢、也没有甲状腺癌的遗传史。 沙慧兰说, 而且医院之前每年的体检,我们也没有被查出甲状腺结节或者肿瘤。我们认为只有放射性射线才能同时让这么多医护人员致癌。

患癌的沙慧兰等三位副教授及两名护士均在武汉协和医院妇产科手术室工作,手术室位于外科病房大楼4层的42 和424号房间,而患癌的两腺外科教授的手术室则是在4 7号房间。妇产科和两腺外科都不使用X射线设备,所以她们怀疑X射线来自于她们头上的5层。

在42 、424两间妇产科手术室的正上方,是5层的2号(502)和 号(50 )手术室。这两个手术室一直在集中进行骨科手术,且大多数是要用到X射线设备的介入式手术。

502和50 室都没有固定使用的X射线设备,手术均依靠C型臂X光机完成。骨科手术的医护人员告诉记者,这种X光机本身属于移动式设备,C型臂又可以多方向 60度旋转,可以在不移动病人的情况下为病人手术部位拍清晰的X光片,所以几乎每台骨科手术都在使用。而502和50 手术室在此次医护人员集中患癌事件前,一直有C型臂X光机长期放置。

据了解,5层骨科手术使用的C型臂X光机共有6台,除一台旧型号的1998年日本岛津公司生产的OPESCOPE50N已很少使用外,另外5台均被频繁使用,其型号为飞利浦公司生产的BVEndura和西门子的ARCADISORBIC D。

据武汉协和医院手术记录系统的不完全统计,从2009年4月至2011年12月间,502室和50 室共进行使用C型臂X光机的介入式手术2552台,其中502室1244台,50 室1 08台。

此外,两腺外科手术室的医生说,该科手术室4 7号房间的斜上方是517手术室,这里也被用于进行骨科手术。

据5层骨科的一位医生介绍,517房间进行的颅脑和脊柱部位的手术中,需要用到一台多功能全数字摄影系统,也被称为骨科手术扫描仪。这是一种不同于C型臂X光机的设备,它提供的不是单幅照片,而是实时X光扫描影像。

记者查询获知,骨科手术扫描类设备的一般最大管电压都在150kv左右,所需要的防护标准远高于C型臂X光机,而517室同样不是专门进行放射性手术的特定手术室。

后来增补的手术室

这些隔离措施都是针对我们在手术室里的人的,所以防护方向都是对着四面墙的,对天花板和地面没有加装隔离板。

采访中,武汉协和医院手术区多名医护人员向记者证实,502室和50 室并非防护严密的放射性手术室。做了特殊防辐射隔离措施的,是5层的11、12、1 、14号手术室。

大楼2006年建成的时候,骨科手术都集中在11-14号手术室进行,但是后来随着手术量增大,这4间手术室已经不够用了,后来才开始在5层的2号(502)、 号(50 )、4号(504)手术室做骨科手术,包括现在17号手术室也在做骨科手术。 5层骨科的一位医生回忆, 之所以选了这几间手术室,是因为这几间的面积比较大。

虽然502和50 室没有11-14号手术室那样级别的防辐射措施,但依然拥有一定的防护建设。502、50 、504三间手术室都设置了铅板门,手术室内也被防护墙隔出一块用于遥控设备操作和观察的区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骨科医生表示,在C型臂X光机进行工作的时候,他们也有防护服要穿。 (手术室)这些隔离措施都是针对我们在里面的人的,所以防护方向都是对着四面墙的,对天花板和地面没有加装隔离板。 这位医生说, 这可能也是这次甲状腺癌事件里,没有一个是5层的医护人员的原因。

那么,骨科手术中使用的C型臂X光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防护措施呢?

西门子(中国)医疗系统集团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ARCADISORBIC D这款C型臂X光机属于低辐射照射设备,2mm厚铅板可以达到安全标准;飞利浦(中国)医疗保健系统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而飞利浦BVEndura的功率更小,防护标准与西门子的相当。

谈及是否要对使用环境的楼板做特殊防护的问题时,飞利浦(中国)医疗保健系统的工作人员说: 如果不是在专门的防辐射建筑内使用的话,我们都建议客户对使用房间的6个方向全部做防护,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安全标准。

西门子(中国)医疗系统集团的工作人员的解释是: 对于C型臂X光设备,我们的说明书中特别有标注,对射线直射方向特别标示了主防护设施的安全标准,这个标准是高于我们现行国家标准的。

引发分歧的楼板

检测数据说明没有发现X射线经楼板穿透到4楼妇科手术室,说明大楼结构没有发生变化(如裂缝等),可以说明六年来移动式C型臂X射线机对该场所无X射线影响。

对于没有给地面做特殊防护处理的502和50 手术室,楼板能否完全隔绝C型臂X光机的射线?这是患病医护人员和院方及事后调查方存在最大分歧的地方。

今年2月19日,湖北省卫生厅进行了现场调查和实地检测。调查组由湖北省卫生厅卫生监督局和湖北省疾控中心的相关人员组成。

湖北省卫生厅提供的材料显示,他们选择进行测试的C型臂X光机是飞利浦BVEndura,在502和50 室开机工作时,对应检测上方6层设备间和下方4层42 和424妇科手术室的辐射剂量,并随后出具了编号为鄂疾控[201 ]检字140 2号的检测报告。

在这份检测报告上显示,此次检测4层2 号和24号手术室的检测值为0.1 Sv/h-0.17 Sv/h,低于国家控制值2.5 Sv/h。湖北省疾控中心副主任技师马新兴称,检测数据说明没有发现X射线经楼板穿透到4楼妇科手术室,说明大楼结构没有发生变化(如裂缝等),可以说明六年来移动式C型臂X射线机对该场所无X射线影响。

而这份检测报告却遭到患癌医护人员的质疑。

记者调查得知,武汉协和医院外科病房大楼5层楼板为150mm现浇混凝土,混凝土强度等级C50,密度2. 5g/cm ,楼板混凝土层外有20mm厚抹平水泥层。

根据国家辐射射线防护的相关标准,160mm厚混凝土层相当于防护C型臂X光机射线所需要的2mm铅板的防护标准。湖北省卫生厅出具的资料中称: 150mm现浇混凝土+20mm水泥层足以对移动式C型臂X射线机产生的X射线进行屏蔽 。

但根据国家相关标准,如果X射线球管属于不定向照射,那么所有房间所有墙面都需按主防御标准做处理。而按照飞利浦BVEndura在502和50 手术室向正下方垂直照射时的状况,其主防御标准则需要2.76mm的铅当量,换算成混凝土则需要17 .88mm厚才可以达到标准。

对此问题,湖北省卫生厅政策法规处处长张全红表示,他们并没有测到超量的辐射,说明手术室的楼板可以达到防护要求。

患癌教授的质疑

但C型臂X光机和骨科手术扫描仪这类设备到底能不能在一般手术室使用?武汉协和医院方面并没有予以答复。

2月21日,武汉协和医院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称 协和医院手术室工作环境造成医生患癌 的网络传言 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 。声明还说,2012年12月至201 年2月,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了 次严格检测,检测报告表明: 协和医院外科大楼手术室环境辐射水平符合《电离辐射防护与辐射源安全基本标准》(GB18871-2002)的要求。

同一天,湖北省卫生厅也在其官网上公布了 协和医院女教授集体患癌 事情的调查结果。结论是 协和医院手术室无放射性核素 、 骨科2、 号手术室所使用的移动式C型臂X线机属X射线影像诊断设备 、 工作场所及周围环境辐射水平符合《电离辐射防护与辐射源安全基本标准》(GB18871-2002)的要求 。

湖北省卫生厅政策法规处处长张全红对记者表示,目前公布的只是这一次检测的结果,而不是最后的调查结果。他说, 单指这两个(502和50 室测试时的)设备,(与医护人员甲状腺癌)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他强调,测试时是 完全还原(这两台设备的)手术的过程 。

记者提出,湖北省卫生厅是否对协和医院外科病房大楼4层整体做过放射线检测,张全红表示没有对其他房间进行测试,因为沙慧兰教授提交的信访信上指的只是这两个房间。张全红同时表示,湖北省卫生厅已经责成武汉协和医院联系全国高等院校的相关专家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但C型臂X光机和骨科手术扫描仪这类设备到底能不能在一般手术室使用?武汉协和医院方面并没有予以答复。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医院进行放射性治疗必须拥有放射性诊疗许可证,其附件上必须明确标明放射性设备型号及使用场所。记者向湖北省卫生厅提出查看武汉协和医院这份许可证的附件时,对方未予回应。

对此沙慧兰副教授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5层的502、50 、504、517这4间手术室有没有放射许可证?它们有没有相关的放射防护标准?大楼使用6年来,它们有没有做过放射性环境监测?如果有,什么机构做的?记录在哪里?

沙慧兰说,她希望知道医院在放射性设备使用方面是不是合乎国家法律法规。 即便一直在妇产科手术室工作,我自己没有接受过累计放射性射线的剂量监测。我们头顶上那6台C臂型X光机日常状态的检测医院有没有做过?有没有记录?

目前患癌的医护人员正准备走行政程序,针对这些问题向湖北省卫生厅申请信息公开,同时他们也要求公开武汉协和医院的放射性诊疗许可证的全部内容。

纠结的救济渠道

学医出身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秦志宏,对此事的第一反应是 应当做职业病调查 而非流行病学调查。

事件曝光后,引起了长年从事甲状腺癌病例研究的纪小龙教授的关注。纪小龙现任武警总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主任、病理科主任、纳米医学研究所所长。

纪小龙教授对记者表示,如果湖北省卫生厅检测的结果真的没有问题,那么肯定还有未知的原因导致了这么多医护人员集体患甲状腺癌。他解释,目前研究结果显示甲状腺癌的发病原因中有因高碘或缺碘的饮食导致;放射性射线接触史;雌激素分泌增加;甲亢、甲状腺结节等良性甲状腺疾病演变。

排除了饮食、遗传病史等因素, 雌激素分泌增加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患癌的8人都是40-55岁的中年女性。这个时期的女性逐渐进入更年期,雌激素分泌与其他年龄段不同。 纪小龙说, 而接触放射性射线虽然不能说一定是致癌原因,但是在甲状腺癌的病理成因上,放射性射线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纪小龙教授不赞成湖北省卫生厅责成武汉协和医院组织进行流行病学调查的方式。 应该是中立的第三方牵头进行调查,至少应该是卫生系统以外的机构牵头。

学医出身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秦志宏,对此事的第一反应是 应当做职业病调查 而非流行病学调查。但湖北省预防医学会放射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李光明在接受《湖北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患癌女教授不属于专职从事放射诊疗的工作人员,不在职业性放射性疾病诊断范围内。

记者查阅《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发现,第49条规定 劳动者对用人单位提供的工作场所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结果等资料有异议 时,诊断机构应当提请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进行调查,有关部门应当配合。

如果患癌的医生对于上级卫生部门的调查结论不认可,还有一个途径就是提起诉讼,由法院安排司法鉴定。 秦志宏律师说,鉴定对专业性要求较高,难免还是会回到卫生系统内部。他对此不持乐观态度。

昨天,卫生部新闻办工作人员也就此事件向记者表达了看法:由于工作强度、个人体质等多方面原因,致癌的可能性十分多样,目前尚无法将此事件定性为医疗事故,也不能简单地将医生出现癌症的原因归结于医院的就医环境出现问题。

针对医院进行调查引起质疑的情况,该工作人员认为,首先不能先入为主地将医院归结为责任方,必须要回避调查;其次,医院也有责任和义务为本单位职工出现的健康问题进行调查。记者了解到,针对医疗事故,目前的处置程序一般是由医院组织医疗专家进行调查;如果病人及家属对调查结果存有异议,还可通过信访等方式要求第三方组织医疗专家进一步进行调查等。

沙慧兰教授告诉记者,她确实在被查出患癌后先后向湖北省卫生厅网站提交了两封信。但对于湖北省卫生厅的本次检测,她本人并不知情,还是检测当天医院的同事通过短信告诉自己的。

患病医生说,医院的工会也还没有与她们进行过沟通。沙慧兰副教授等人更希望弄清事实的真相。 如果真的是X射线让我患癌,那么医院就必须承认事实,要向全体员工道歉。 她说, 之后必须有补救措施,改善医护人员的工作环境。

文并摄/本报记者 倪家宁 制图/潘璠

本报记者刘洋对此文亦有贡献

C型臂X光机及骨科手术室图片由患者提供

血栓可以治好吗
肩颈背部酸痛怎么锻炼
小孩不消化是什么症状
怎么检查有没有血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