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ProductHunt创始人谈创业不要硬邦邦地去推销你的产品

发布时间:2020-01-16 03:41:02

我们在硅谷@为您报道最前沿趋势

独立、敏捷的中美科技观察,硅发布微信号Guifabucom

创投热门风向标 Product Hunt 创始人 Ryan Hoover 最近在接受 LinkedIn 新经济编辑 Caroline Fairchild 采访时透露了他创业心得。特别值得一提:Hoover 其实是个硅谷“局外人”,2010 年才搬到旧金山,几乎完全是通过社交网络建立的创业圈子。以下是我们的翻译简写。

想法开始

Product Hunt 开始时想法很简单,就是我想用一种“很简单”的方式去和别人分享产品,因为之前情况是这样:网上没有产品分享空间,或者说有,但被分散在了各个不同渠道。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该用什么组织模式去做这种产品分享?

我不是工程师出身,我就想到“邮件列表”,email 是能做到非常简单去整合别人“视角”的一个东西,同时大家都在用,所以我就从创建邮件列表开始,一路到创建网站。

产品成型前如何获取第一个用户关注?

大量成功公司开始于某个已经有“读者”或人脉网络的人,我的经验是:通过写 Twitter 和博客诸如此类东西;但我也经常和十个左右的“创始人”混在一起,因为我平时就喜欢把很酷的人链接起来;另外我也回答电邮提问,并做到以非常个人化的方式去回复。

这样坚持,你就开始与人建立联系,他们中一些离旧金山很远,我们只通过 Twitter 或电邮交流,另一些很近,经常见面;另外我也大量阅读和分享其它创业者的博客,然后和他们做互动。

这里互动的关键是你要留下一些个人痕迹,你得证明你真读过他们文章,或者在评论中增加一些你自己独特视角的东西,因为如果不这样,人家就会把你当作“网络机器人”。我觉得创业圈子其实很小,你坚持这么做,人们就会开始认识你,Tweeting 时 @ 你,然后变成直接点对点在线信息沟通,最后变成面对面的私人见面。

说起这个,我其实很憎恶“人脉”这个词,我觉得它冷冰冰并且充满“交易感”,传统人脉建立方式太过像“交易”,你会觉得“被迫”需要去做一些人脉投资。但事实上,我觉得这里一个更好的方式是在你要开始销售你产品之前,就曾经很长远规划地去认真想过怎么建立这些关系。

我觉得用一种帮助别人的方式是比较好的,哪怕是种很小的帮助,比如介绍他们认识一些阅读他们博客和分享他们博客的读者。我想目前正有大量有自己产品并试图推销自己产品的人在涌入这个世界,但有时这种硬邦邦获取注意力的方式不对。

知道产品会变很大时,有没有过哪些“关键性的一瞬间”?

实际上我们在一个月之后就把“邮件列表”变成了网站,大概三四个月后,我个人不得不决定自己要做点什么,那时我也没任何觉得我想加入的创业公司,这个思考过程中我就会有很多问题问自己,比如“我想为这个‘想法’干上 10 年吗?”这是你在项目里砸钱前必须问自己的一个问题,和你只是找份工作不一样,打工意味你随时可以把工作 Quit 掉,但一旦开始事业,你就不能放弃。那时对我,我当然也不能放弃,因为有很多人依赖我,我也问过我自己长期来讲 Product Hunt 会成为什么,我觉得我自己有一个答案,随后我就加入 YC 并开始融资。

怎么思考业务规模化这个问题?

我的工作在某些方面是“雇佣”我自己,这种感觉其实有点奇怪,诚实说我现在都还在学习。之前我没管过团队,我的个性是那种非常偏好“亲自动手”的个性,这个过程中我就需要不断不断放手。

具体讲到规模化,我觉得这里有几点很重要,我需要确保我有我信任的“正确的人”,因为你必须打造一个非常扎实的团队,团队里每个人你要有信任并且尊重的那种感觉,并确保公司文化是在往正确的方向前进。同时,因为我背景是做产品出身,但随时间推移,我需要在产品方面减少时间,以专注思考一些更长期目标,可以说这种一天一天的变化是“过渡”,我大概用了 6 个月左右时间。

当然这里面,公司董事会上一位成员功不可没,他在这方面有大量经验。他曾管理一个超级大的公司,曾管理过一大帮人。他在雇佣人方面帮了很大忙,我觉得“招聘”真的是创业这件事中最糟糕的一部分,你必须要在每个阶段思考公司这个时候需要招聘什么样的人。

怎么解雇人?

Fire 人这种事当然也很头痛,我们都希望这种事发生时对双方来说都不会感到太意外。老实说,我觉得这是一件有关“坦诚”的事,事情真发生前,会有一些非常痛苦或者说困难的对话和沟通。你必须说出那些你没有被实现的期望值,这里面我想,给人以挽回“面子”的机会是很重要的,要给被解雇的人不要有感觉“自己失败了”的这种机会,因为有时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可能只是在某个时间段不是公司或公司规则里“正确的人”。

Product Hunt 的大愿景是什么?

开始时,我们就意识到我们已经切入“科技社群”这个很好的细分定位,这里存在一个很好的供需;接着,类似服务需求越来越大。如果你去细看每个种类,它被创建得越来越多,各分类下的新想法也都在膨胀。

比如由于新分销渠道,游戏正在爆炸,新闻爆炸是因为每个人都在写,音乐也差不多。你会看到有这么多东西被创建,然后一些人是音乐超级狂热者,一些人每周都读各种书。也就是说,这里有巨大“创建”发生,也有巨大的读者流去发现它们。所以“社区”这个模式,我认为是可以扩展为任何东西的。简单讲,我们的想法就是这样:通过时间,把我们从“科技”这个分类中学到的东西移植或借鉴到其他种类中去。

对硅谷创业景观印象最深刻的是?

我热爱旧金山文化是因为它一直愿为“未来”付出。我在遇到像 Andrew Chen 这种大人物时还是个无名小卒,然后我通过周围大公司的创始人和 CEO 们学到有关“名人”的方方面面。

通常,人们会对这些人想得很多:他们怎么做事,他们做什么事,他们是多么棒啊。但事实上,这些大人物里的每个人,都在试图搞清楚创业生活中不断出现的根本无法控制的各种变数。你必须要理解,无论外界看起来某家创业公司是多么酷,但其实创业公司内部都一样,非常混乱。这个发现让我在面对这些人时更加自信,因为我意识到他们其实是和我们一样的人。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预约
深圳博爱医院医生
辽宁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河源癫痫病治疗方法
宁夏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